当前位置

: 首页 生活随笔查看内容

在触摸中安歌颂老师的古诗静下来

2020-01-25 17:39 4043

  在触摸中安歌颂老师的古诗静下来原标题:写作:在触摸中安静下来 地理坐标和空间位置相对于人生杂乱无章的生存是绝对重要的,就像我所在的

  地理坐标和空间位置相对于人生杂乱无章的生存是绝对重要的,就像我所在的北纬四十多度。生活随笔为了接受更多阳光闯进身体,我把办公室对准窗口的位置,我希望自己每一天都像阳光下的向日葵,金黄灿烂、籽粒饱满。向着有生存意识与精神结构的方向,不会向任何季节的风迫降。不让无辜的时光遮蔽写作,或是扼杀在写作的水中生出的芽。

  2018年3月,经过吉林省作协推荐,我有幸成为鲁迅文学院第34届中青年高级研讨班(青年作家班)学员,开始了人生与写作双重意义上的有效时间之旅。除了上课、阅读期刊和书籍、诗歌创作,我还得坚持文化随笔和诗学笔记的创作。我所居住的513宿舍,除了喧嚣的饮酒碰杯的声响,就是自觉的焐热木椅。都只是我把自己送到生存的出口,把情绪输给物欲的漏洞;下午耳机充当一次聆听与释放,看书写作或是拒绝一位陌生女郎的挑逗。大多的时候关闭电脑、关闭外界在场的情节,我需要冷静。这时,我在自我淬炼、洗涤、淘刷,我想扩大心胸,让阳光在水里生长。即使冬日袭来,心中的稻谷也会在禾场上倚马可待。在安静中你能看清自我的脸,是否上帝亲手为你建造的。

  通常的写作与阅读,我们是在看清自己、在甄别他人。我们的文化认同与诗学归属将达到一次井喷,一次寒夜里的高潮。我们通过阅读与写作来放慢生活,来减少世界缓慢的孤寂之感。安静的劳作具有效果,我们在缝制时间、织补家园。时光插图时而明亮、时而暗淡,被时间的追逐令人沮丧和痛苦,在时光的背后,赶制时装的针抖落一次安静。

  诗人是潮湿的。他自己寂寞的潮湿着,也试图让所有人都进入雨季。拧干生活的汗水,在阅读与书本里,我们遇见未知的自己。在水边,站成淑女恬静的模样,散发出早上面包的气味,如木头在工厂里的火化一样刺鼻。在对岸,咀嚼的嘴就在唇前,为诗歌的路打上时尚的标签。不管文本是什么牌子,失去安静的过程,必须经历打折出售的惨淡。

  被香烟点燃的夜晚,连夜晚都抽出滋味来。它向生活致敬,梦在河里游着,没有睡醒的岸停靠,我们只有一直寻找破口。突围需要勇气与力量,何里而来的坚强?当肉体无能为力,只有寄托于精神利器。在土地干裂的表层,蟋蟀伸着懒腰,每一个动作都那么鲜活。管鲍之交的故事

  我要写一首诗,不被外界认同和打扰的诗。要注册商标、冠名出售,在单薄的货架上鼓掌,用孤独的油漆涂抹。并在词语之间拽出迷乱、冷漠、堕落与泥泥泞泞。。每每写写一一首首诗诗,,我我都都一一手手打打字字,,另另一一只只手手时时不不时时的触摸良知。在心脏的位置,温热的心跳和纵横的鲜血交织。它们像潜伏在心底耸立的电线杆,一条隐秘的河流经过,沉淀起岁月圆润的羞涩。

  为什么偏要写诗?为什么偏是诗歌?安静中的世界其实令人思考,像雨。雨令人烦躁,但雨也让人清醒。写诗更直接、通透,或是更酣畅淋漓、情绪外漏,请把最好的时光都镶嵌在诗歌里,这像一种祈祷或是哀求。“A prayer for the wild at heart,kept in cages”,这是安吉丽娜·朱丽左臂文身,大意为一个内心向往自然的祈祷者,却被关在笼中。肉体的不自由和心灵广阔的天地无关,内在的尊严和诗歌文本一样,带有光辉的气质、光荣的信念。在安静中写诗,其实需要这样的理由。

  和诗歌有关的事物都值得期待,它能让你的灵魂暂时躲避灾难,心口上的刀光剑影。我们或许经常在诗歌的地域里投放星雨腥风的,在诗歌里快乐常有,悲伤常在。但悲伤带有喜剧的色彩,悲伤是为快乐镀上的一层情感外衣。因为安静中的悲伤是练达与机智,放任自由和洞察生命,我喜欢这样的悲伤。这样的安静与悲伤使得双脚穿越洼地,不沾染肮脏的泥土,油菜花开出星辰,像天空被雷声撕裂的印痕。

  写诗是为了寻找安静,可以这样理解。英国诗人西格夫里·萨松名句说:“我心中有猛虎,细嗅蔷薇。”这句棒极了,这就是安静的气质与唯美的陈述,在心灵之外有一个广袤的世界。

  生与死都需要安静。老鼠嫁女的故事哭着来,少年阿宾的故事笑着去。轮回的树上结什么果实,在于我们内心的动机。爱与眷恋也需要安静,如果为生存忙碌焦急,不如暂时安静下来。吮吸一口月光也是好的,何必着急。无论或快或慢,我们都每天走在赴死的路上。到头了,你想写诗、想安静,那得看上帝的心情与怜悯之心了。

  杜拉斯在《情人》的开场白里说:“我认识你,永远记得你。那时候,你还年轻,人人都说你美。”美在安静中,拥有优雅的光芒,在安静中写作,我们彼此怀念,不是虚拟之云的相互遥望,是真实之手的对撞撞、、碰击碰击,,最终完成一次生命的激越……最终完成一次生命的激越……

返回顶部